第四百零五章 静立(1 / 2)

楚鱼容走后,陈丹朱没有像先前那样一想事情就睡觉,而是有些坐立不安。

“小姐,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了?”阿甜试探问。

先前小姐屏退了左右,单独跟楚鱼容说话,不知道他们谈的怎么样。

自从婚事公布之后,陈宅没有任何准备,就好像与他们无关一般。

主要是大家都没想过陈丹朱会成亲,太突然了,而且还是和突然冒出来的六皇子。

但六皇子又是送东西又是晚上悄悄探望后,气氛有些变了。

燕儿翠儿英姑开始悄悄的在库房进进出出,翻看家里有的各种布匹锦缎。

阿甜也忍不住在城中转来转去看看那三个王妃家都在忙什么。

她觉得小姐大概真要嫁人了。

听到阿甜的询问,陈丹朱想了想,说:“是可以准备一下了。”

阿甜惊喜交加:“小姐真要成亲了?小姐果然很喜欢六皇子!”

什么叫果然很喜欢六皇子!陈丹朱瞪眼:“哪有很喜欢,我跟他其实根本不熟。”

阿甜笑着点头:“是是不熟,但不熟也可以很喜欢,熟的也可以不喜欢嘛。”

陈丹朱懒得跟她纠缠这个,解释另一件事:“我说准备的不是成亲,是离开京城回西京去。”

阿甜更震惊了:“小姐,真可以去西京?”

上一次皇帝要把小姐赶出京城流放西京,小姐不愿意,她明白小姐的不愿意,不是真的不愿意,是不可以。

如果可以,小姐当然想跟家人在一起,不用孤零零在京城横行霸道自毁声名。

陈丹朱慢慢的点头,看向皇城的方向:“他,应该说到就能做到。”

她没说他是谁,阿甜已经明白了,眉飞色舞:“六皇子跟将军一样厉害啊!”

将军?陈丹朱愣了下,这怎么扯上将军了?

“当初小姐不能走,皇帝下了命令,但将军回来一句话就解决了。”阿甜高兴的说,“现在小姐想离开京城,六皇子一句话也能做到,当然是一样厉害了。”

这样啊,虽然一个不走一个是走,但意义的确是一样的,都是解决她不能解决的问题,陈丹朱笑了笑,纠正道:“也不能这样说,其实哪里是一句话的事,不知道要做多少事呢。”

也不知道是做了好多事,才能换来的。

嗯,这样想?好像六皇子跟铁面将军就更一样了——

怪不得,她总是觉得六皇子有些熟悉感,原来是像将军?陈丹朱有些呆呆。

......

......

楚鱼容是直接求见陛下的。

听到消息?在侧殿忙碌的楚修容也忍不住走出来?站在外殿的台阶上,远远的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太监们的引路下向后宫走去,那年轻人裹着很普通的黑披风?手长腿长?如同一只仙鹤飘飘而过。

这跟遥远的记忆里,以及最近见过的两三次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

那个总是坐着躺着咳着孱弱无力的年轻人?一瞬间如春柳般摇曳新生。

这当然不是一瞬间?是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破土抽芽茁壮?当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耀目生辉?甚至——占满了那女孩子的眼。

楚修容问:“他刚去见过丹朱小姐?是丹朱小姐有什么事吗?”

所以立刻要去见皇帝?

小曲低声问:“让人去看看吗?”

对太子已经了若指掌?这个六皇子,则完全陌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知道他一言一行是为了什么,不可捉摸不可揣测无法掌控。

但?这也不重要?楚修容摇摇头?看着后宫的方向默然一刻?问:“今天第几天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但小曲立刻明白了,低声道:“四天了。”

他说完这句话看着楚修容?没有再问,似乎在等待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