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静立(2 / 2)

楚修容再次默然一刻,说:“那就今天吧。”

小曲低下头应声是。

楚修容看向宫外一个方向,自嘲一笑:“我又要害她伤心了。”

她是谁,小曲没有问,只是加快了脚步,唯恐楚修容反悔一般走开了。

......

......

楚鱼容并没有在皇帝这里待多久,三言两语说了请求后,皇帝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朕现在真是觉得,你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这里了。”

楚鱼容笑道:“做任何事都要全力以赴嘛。”

皇帝冷笑一声,全力以赴,没错,以前为了跑去军营,在西京真是全力以赴,千方百计——

“父皇,您就让我带丹朱小姐走吧,我实在对父皇你不放心,你要是一动怒告诉丹朱小姐当初的事,那就更麻烦了。”

他还防备他呢!皇帝抓起桌上的奏章砸过去:“滚滚滚,立刻马上滚去西京。”

.....

.....

楚鱼容从殿内大步退出来,进忠太监在后跟着。

“你呀你,就不能缓缓?”他嗔怪的抱怨,“不停的来惹陛下。”

楚鱼容笑道:“有气一起气了省心省事嘛,要不然隔三差五的气一次,对父皇身体不好。”

进忠太监呸了声,再看着这年轻人,眼神柔和,“真要走啊?”

楚鱼容亦是眉眼柔和,轻声唤一声:“大公公,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要走。”

中途肯停下回来,就是为了多带一个人。

进忠太监抬手摆了摆:“走吧走吧,要走就快点走。”

楚鱼容一笑,转身迈步,迎面有太监带着当值的太医走来,手里捧着药。

他忍不住停下脚:“怎么这个时候吃药?”

那太医愣了下,有些惊讶,看着这穿着普通但眉眼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人,这人是谁?竟然知道皇帝用药的习惯?皇帝的饮食用药都是机密,连后妃皇子们都不能窥视。

进忠太监忙道:“张院判新开的,给陛下调理身子,六殿下您快走吧。”

楚修容哦了声,看了那太医一眼,那太医忙对他施礼,竟然是六皇子,六皇子虽然体弱多病离群索居,但太医院的太医们对他并不熟,因为有皇帝挑选的太医一直负责——原来六皇子这么精神啊。

楚鱼容颔首让开路,看着太医进去了,再向殿内看了眼,便大步的走开了。

“殿下。”皇城外等候的枫林高兴的唤道,“我们这就去丹朱小姐家吗?”

楚鱼容笑道:“你就这么笃定啊?”

枫林一笑:“丹朱小姐肯定也笃定,此时正等着殿下呢。”

没错,他知道,他来之前那女孩子的目光就告诉他了,她相信他能做到,楚鱼容一笑利落上马,刚要纵马疾奔,皇城内似乎有尖利的呼哨声传来划过了耳膜。

他的脸色顿时一变回头看去,天边阴云的流动,渐渐凝聚笼罩皇城。

......

......

皇帝寝宫内,脚步杂乱,惊呼此起彼伏。

“陛下!”

“来人!来人!”

“陛下晕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