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让朱七信奉的(1 / 2)

朱七看看密拉手中端着的大盘子,悠悠语气之中有掩饰不住的得意:“密拉,你也被逼到了这一步啊。”

女天王的回应,依旧平淡:

“你使用的食材,我无法重现。”

说着,她的蓝色眼眸向不远处看着这里的夏言,瞥了过去,定格观察几秒钟,才带着思索收回来:“使用这个食谱,使用特异素材,让我无法完全复制。”

“这个剑走偏锋的计策,是他想好的?”

朱七摇头:“并不,对付你,一开始就是我的决意,或者说是和你背后那位从此决裂的决心。”

“而他,只是好巧不巧的,在途中展现出令我好奇、震惊和迫切学习得到的一种食谱,偏偏这食谱,又在今次料理比赛的《麻婆》、《豆腐》范围之内。”

密拉错愕。

今日这一切,都是某种意外、巧合吗?

“决裂吗?”密拉叹息,毕竟是昔日同时在‘地牢’受训的同伴,且是成功活着走出地牢为数不多的同遭遇之人,她迟疑一下,劝诫道,“凯由比以前更恐怖了,我预测他将在今年年底或者最迟明年,在厨艺上,就将抵达一个暂时无法逾越的顶峰,到时候他极可能离开梁山泊,去干许多事情,包括……清理门户!”

朱七直视她蓝色眼眸的深处,“你就是容易心软。”

“呵,估计是找不到颜先、亚刊,我那两位同僚,也越来越不听他的号令了,否则凯由不会让你下山的。”

两人明明在聊的火热,嘴巴、表情都在变化,可一步之隔的评审席,就仿佛在看无声电影。

居中的兰掌柜,深深的吸了口气。

“两位!”

他主动打破某种“壁障”,语气中满是尊敬道:“可以把菜品端放到桌上了,我等将给予绝对公平公正的评价。”

砰!

两个大盘子落下的声音。

“这是……”包括兰掌柜,在盘子落于桌,看清盘中料理样貌时,都是齐齐呆愣。

“嗬——”

后方,嘉宾台,兰飞鸿已经腾地起立,目中显而易见的充斥着震惊。

“两道,一模一样的……菜品?”姜亲王见鬼似的,喃喃道。

赤红色泽的麻婆酱,把盘子覆盖,将一块块整齐分布的豆腐块略微淹没过去。

这种色泽,像是似火鲜艳的背景幕布。

白色的豆腐块。

上面凹下去的细致工笔线条,一道道的,都被酱汁浇灌上。

于是。

这些线条在热气热雾之中,光泽流转,像是突然活了过来,层层交织,然后最终构成了完整的人物形象……

膝上横放一张古琴、衣带宽松的狂士,这是嵇康。

怀抱琵琶,狂笑不止,这是阮咸。

……

一共七幅人物画卷,竟在小小的餐盘之上,栩栩如生,那种线条雕琢出来的生动神情,以及那种扑面而至的风骨,就好似魏晋古风的海市蜃楼浮现于眼前。

兰掌柜看得入神。

其他评审,后头的嘉宾台,一群人如痴如醉。

姜亲王都在感叹不已:“如果可以,我宁愿这不是料理、菜品,可以装裱起来放在家中的收藏室,作为艺术品,流芳千古。”

这话有夸张的嫌疑,但的确代表了此刻众人的心情。

距离最近,厨艺最强的兰掌柜,却从一左一右,仿佛摆开架势,在互相攻防的料理战场上,嗅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