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原来是你!(1 / 2)

此话一说,跪在地上的沐荣欣身子一下瘫软下来了。

而太子黄埔逸铭见此,脸色又是一沉,“父皇,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捅刀子,您不要轻易相信他们说的话啊!”

“我母后把自己的半生都交给了这个国家,您一定要善待她啊!”

黄埔璟镇听到这些,怒气恒生,对着黄埔逸铭大喊开口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向着这个贱人。”

贱人!

当跪在地上的沐荣欣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她万万没有想到黄埔璟镇竟然叫她贱人。

片刻,只见沐荣欣颤着身子对黄埔璟镇哭着开口道:“陛下,太后娘娘出了事情绝对不是妾身所为啊!”

“臣妾清清白白,对太后十分的尊重,怎么可能会陷害天后呢!”

“都是臣妾的属下李公公自己一个人所为,虽然臣妾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臣妾罪不至于打入冷宫啊!”

“臣妾冤枉啊!”

沐荣欣边说边哭,甚至脸上的妆容都被哭花了,她知道这次到黄埔璟镇这里来,一定会受到责罚的,可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黄埔璟镇能制她于死地。

可就在这时,黄埔璟镇大喊开口,“拖下去,别在朕面前假惺惺的。”

跪在地上的黄埔逸铭见此,直接鞠躬叩首,神色焦急地开口道:“父皇三思,父皇明察。”

此刻的黄埔璟镇已然没有那么大的雅兴和这对母女争论,下一刻,只见她狂甩了一下衣袖,大怒开口,“够了,还不把这个贱人带入冷宫。”

房间里的几个侍卫见此,也不敢犹豫,试探拉着沐荣欣起身。

可就在这时,沐荣欣脸色突然一沉,直接对着几个侍卫冷声开口道:“几个狗奴才,本宫还没落魄到让你们拉扯的地步,本宫嫌弃你们手脏。”

说完,跪在地上的沐荣欣缓缓起身,她知道自己的大势已去,也不需要顾及什么,冷宫那都不是人呆着的地方。

呆在那里,还不如自己死了算了。

片刻,只见沐荣欣对着黄埔璟镇沉声开口,“陛下,好歹臣妾也和你夫妻一场。”

“您宽容一下,给臣妾三天准备的时间,三天过后,臣妾自行到冷宫里受罚。”

“至于铭儿,也是您的亲生骨肉,还往您开恩。”

跪在地上的黄埔逸铭见此,再次朝着黄埔璟镇鞠躬叩首,“父皇,什么事情都要讲究证据,您不拿出来证据,儿臣不服。”

黄埔璟镇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消散,下一刻,咬着牙开口道:“既然你们母女二人不要脸,那朕就成全你们。”

“宣杜英承见朕。”

沐荣欣听到杜英承这三个字,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当即一沉,心里的紧张也越来越明显了。

杜英承一直都是他的人呢!

不会是杜英承在背后捣鬼吧?

杜英承可是沐荣欣的私生子啊!

天底下哪有自己亲生儿子暗算自己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