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滔天魔气如海潮风暴般自七夜体内散发而出,肆虐方圆十里、数十里乃至百里!其中一股最为强横的魔气冲天而起,竟是将天上的云层重开一个巨大缺口。

太阳神光直射在七夜身上,反而显得七夜更加的冷绝阴郁。

中州已经有五千年没有出现过这么强烈的魔气波动了。

各方武修强者纷纷往七夜所在方位赶来。

风君集一脸凝重,这位渡劫期武修开始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护住身后的陈轩风玥。

只能希望其他顶级武修或者禅音寺圣僧尽快赶到此处。

当七夜体内重新生出强大魔气、整个人由一位纯粹武修向魔修转变之后,并没有对陈轩等人出手。

只是喃喃自语道:“人生如雾亦如梦,情如朝露去匆匆……”这句诗听得陈轩、风玥和沈冰岚内心都颇有感触,但三人并不明白七夜想表达什么。

“经过万年的守候,七世的追随,本圣君才发现,原来我喜欢的只是一开始那个高高在上、没有任何人类情感的月神,只是那个从始至终懒得看我一眼、和我说一句话的月神,正是这份世间女子所没有孤清高冷,才让我疯狂仰慕迷恋……可是万年过去之后,我印象中那个只有孤清神性的月神已经不存在了,从月神选择成全陈轩你和她人性转世的风玥那一刻开始,也就意味着月神在最后时刻诞生了一丝人性,这并不是我爱慕万年、追随七世的那个她。

所谓的爱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譬如朝露,如雾如梦,从今往后,本圣君不会再为任何一位女子心动。”

说完这番言语,七夜抹去左脸颊那一道泪痕,整个人的气质转变为彻底的冷傲无情。

“七夜,至少你曾经为爱情勇敢的付出过,甚至为此放弃了魔门圣君身份,你的万年守候和七世追随虽然没有结果,但我相信你心中无悔,这就足够了,不是么?”

陈轩见七夜没有得到月神的爱意之后又沦入魔道,不禁十分同情惋惜。

“说七世无悔,那不过是天真浪漫之语,人生若是无悔,那该多无趣。”237937

七夜笑了,笑得像第二世在雪山上顶着漫天风雪守护月神所化雪莲的那个纯真青年,“这样也好,起码我复生之后,还有一些想做的事情去做。”

“你想做什么?”

陈轩凝起剑眉。

七夜视线里从始至终只有陈轩和风玥两人:“原本你和风玥是让月神放弃神性的罪魁祸首,可是既然月神成全了你们,我现在也不会对你们下杀手。”

“七夜,你别以为自己复生之后还是万年前那个魔门圣君,这里是中suliaodiban州武修国度,有众多武修高手正在赶来,你复生之日就是你的死期!”

风君集重重威吓道。

“陈轩,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七夜看都不看风君集一眼,深邃幽寒的双眸只是盯着陈轩一人,“你想脱离元始魔主掌控,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修炼我的《逆魔策》,而山海界魔门圣君只能有一位,所以你可以主动放弃圣痕来与我交换《逆魔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