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二十四章 月宗行动(1 / 2)

正在指挥着手下撤退中的姬娆,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炎之心髓虽然能够稍微延缓鬼炎推进的速度,可是却并不是能够完全阻止。

此刻已经有一些地方,鬼炎距离自己手下武者,已经不足两丈,有的人甚至为了抵挡鬼炎,连武器都受损了。

她当然不会注意到,在自己的队伍当中,有一双毒蛇般的目光,正怨毒的盯着自己。

众多奉天皇朝的武者疯狂后退着,终于在达到某一个距离后,那些鬼炎便没有再继续追击了。也是在这个时候,一团团火焰也开始减少,那些能量充足的炎之心髓,在如此短的时间被消耗一空。

而鬼炎就好像海浪在沙滩上前行到一定距离后,就会退回到大海中的海浪一样。那些奉天皇朝的武者们,此刻也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翠绿色的火焰开始向后退去。

肖狂战的鬼炎十分特殊,如果是凝炼后的鬼炎火珠,它本身是呈现墨绿色。之前通过“金山鬼炎”的阵法,释放出来的时候,也同样是以墨绿色出现。

反而是当它以火焰的方式,疯狂的向外扩散燃烧的时候,反而会是翠绿颜色,就连焚烧到目标的时候,也同样是翠绿颜色。

眼看着那些翠绿色的鬼炎,不断的后退,在后退以后,又开始凝炼成为墨绿色,并且同那艳红色的夕炎混合到了一起。

姬娆也再没有了想要动手的意思,她的脸色此时非常的难看,原本想着能够先将叶家除掉,至少让对方折损一部分实力。

结果却没有想到,对方那些人,却是打算利用自己来对付叶家,双方之间比拼的不仅仅是实力,同时也在勾心斗角暗中互相算计。

这比起与幽冥兽战斗时,还要困难的多,大多数时候幽冥兽的战力更强,可是智谋方面明显不足。而姬娆他们往往身处劣势,还能找到扭转局面战胜幽冥兽的方法。

可是如今的战斗,姬娆竟然感到有些无力,仿佛自己的算计,总是会落到对方的算计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姬娆的目光突然瞥到,远处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月宗武者,竟然在这个时候动了。

这群月宗的武者们,虽然算不上是养精蓄锐,可是至少一个个都恢复了精气神。不得不说资源的强大,也足以奠定一名武者强大的基础。

这些得到恢复的月宗武者们,近乎是大摇大摆的从“蚀月暗曜”当中走了出来,然后便径直向着南阁和项家等人的方向而去。

姬娆也考虑过此时就立即对月宗出手,然而当他看到月宗走出来后,在他们的身后一直有着那片“蚀月暗曜”缓缓跟随着移动后,她也只能够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

其实也别看月宗武者,一个个意气风发的模样,实际上他们最大的倚仗,也无非就就是那“蚀月暗曜”的手段。

可偏偏就是这个手段,却是带给了姬娆等人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这个时候既然不能够对付叶家,也不能够对付月宗和南阁、项家等人,姬娆也只能够留在暂时安全的位置静观其变,她明白这个时候不能盲目出手。

正在靠近过来的月宗武者们,自然会提防奉天皇朝,此时此刻在这片广场上,奉天皇朝可以说是最强的一支力量了。

不过他们也同样提防着南阁和项家,虽然双方刚刚的交手他们也看到,但若是让月宗众人,信任这几方势力,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蚀月暗曜”的手段固然强大,可是同时它也有其无法弥补的缺陷,就是移动速度太过缓慢。

那种移动速度,除非敌人停留在一处位置不动,“蚀月暗曜”甚至连淬筋期武者都追赶不上。

不过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蚀月暗曜”却也是月宗最强的护身符,因为不管是哪一方想要算计他们,月宗武者大可以直接退入到“蚀月暗曜”当中,其他任何人都奈何不了自己。

其实如果按照月宗自己的打算,他们是想要继续静观其变,任由这两方人继续争斗下去。然而情况变化的太快,当殷无流看清楚情况的时候,叶家已经被逼到绝境,并且发动了最后的手段了。

眼看着那“鬼炎”正在爆发当中,月宗也不得不走出来,他们是不想看到局面发展到太过混乱的地步。然而当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只见叶家众人都躲在鬼炎当中,肖北漠手中拿着那柄混天矛,似乎其秘法已经运用到了最后阶段。只见那混天矛的矛身之上,已经彻底变成了鲜红颜色,仿佛表面上被涂满了血液一般。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矛身的表面上还有着无数复杂的纹络,那些纹络全部都呈现出了墨绿颜色。

在肖北漠的全力催动之下,那混天矛上的纹络,如同活了一般不断的蠕动着,到了最后竟然直接从矛身当中飘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