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一十六章 听潮逐浪(1 / 2)

一共三种药丸,姬娆迅速直接交给手下人分发出去,不论是之前受伤或消耗较大的人,亦或者是之前受伤轻微,甚至是没有受伤之人,都被分配到了药物。

这种做法倒是与左风的行事风格非常接近,既然资源足以分配给每个人,那么一碗水端平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也会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心里舒畅。

否则如果只分配给伤者药物,会让那些没有受伤之人,感到这是姬娆副统帅的一种手段,警告没有受伤的人,之前战斗不够积极。

除了分发到每一个人手中的药丸之外,每一瓶中都还有剩余的部分药丸,而这其实也是左风故意为之,他就是想要看看姬娆会如何处理,这些多出来的部分药丸。

而姬娆的反应,同样让左风非常满意,对方将多余的药丸,按照队伍的数量平均分配给每一支队伍。虽然药物掌握在每一支队伍的队长手中,但是关键时候,这些队长会分配给队伍中最需要的人服用。

也许作为一名合格的统帅,这只是需要具备的最基本素养,然而大部分的统帅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大多数时候统帅也会有私心,也会跟自己手下斤斤计较,然后慢慢的让统帅与手下人离心离德。

琥珀和逆风两人并没有耽搁时间,他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分开来,将左风护在了两人的中间。虽然左风已经告诉过他们,这些北州强者是可以信任的,但是他们两人却无法完全放心。

至于奉天皇朝北州的武者,对此倒也并没有表现出不满,而是将防线向外扩展了一圈,给左风留下足够空间。

而且就像琥珀逆风那样,奉天皇朝北州武者,会稍微向着游墨和游崭两人那边靠拢一些,他们同样更加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伙伴。

游墨和游崭两人,在这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就已经从那种深层次的感悟过程中,进入到了一种精气神慢慢交融的状态。

在场这些武者,虽然没有人达到凝念期层次,可是他们却也知道,此时游氏兄弟二人的状态,绝对是那种可遇而不可求的。

许多武者一生当中也也未必能够遇到几次,甚至有人一生都无法进入这种状态。所以一旦进入到这种状态,也可以说给武者的未来发展,奠定了一个新的基础。

在大陆上曾有过一种说法,当武者精气神交融过程中,来感悟天地规则,未来迈入御念期的可能将会大大增加。

虽然这种说法并没有被加以证实,可由此却不难看出,游氏兄弟二人如今所处的状态,到底有多么珍贵,也可以推测出带来的好处将有多么巨大。

包括促使这一切发生的左风,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一丝怪异的表情。他原本只是想要帮助两人,让他们能够在如此特殊的情况下,自身实力再向前迈出一步,一方面增加自己一方的战力,另一方面是为了同姬娆达成交易。

却没有想到,自己那几句话,竟然可以发挥如此巨大的作用。现在看起来,自己提供的讯息还是太多了一点,再加上两人应该也是处于一种即将感悟,对规则有一定认识的基础状态。

原本左风只是悄悄观察,然而只观察了一小会儿,左风的目光就陡然一变。随即便朝着琥珀望去,一丝隐晦的念力波动,迅速的来到了琥珀所在之处。

这种时候以念力传讯,主要是为了不引起,周围奉天皇朝武者的警觉。琥珀本来还在小心的观察和警戒周围,只是偶尔目光会向着游氏兄弟身上瞥一眼,眼神中隐隐带着浓浓的羡慕。

可是就在左风念力传讯的瞬间,琥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颤了下,同时其双目也猛然间有着光芒亮起。

悄悄的与左风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这眼神就已经彻底说明,他完全领会了左风的意图。

下一刻,琥珀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就盘膝而坐,开始了默默的打坐修行。只是琥珀好似随意寻找的地方,却恰好离游氏兄弟又稍近了一点。

那些奉天皇朝北州武者,在看到琥珀靠近时,眉头已经皱起,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阻止,琥珀就已经径直坐下开始了修炼。如此那些北州武者,就算是感到有些不舒服,却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

尤其是他们注意观察后发现,琥珀在盘膝坐下后,立刻就开始调息凝神,然后就进入到了修炼状态,而且就只过去了不到三息,竟然就开始进入深层次的修行之中了。

要知道普通武者想进入深层次的修行,那是必须要将经过,一番净神、调息、运功等过程,然后才有可能一步步的进入深层的修行状态。

而且即便经历了这些繁琐的手段,还不能保证最后就成功,所以武者往往还会借助一些外力的辅助,比如特殊的药物、封闭的环境、同伴的助力,等一连串的手段。

结果眼前这光头青年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那么“轻轻松松”的进入到了深层次的修行状态。